大明女侯爷

青童君 作品

    如果用人比作城,那这座土司城俨然就是马千乘。它看起来和马千乘一样秀气中透着冷峻,呆萌里透着傲娇。

    土司城门闭了。

    城墙上架起了一排红衣炮,几队官兵来回巡逻。

    伫立草甸凝眸土司城,秦潇百感交集。她实在不忍它化为一片废墟。身后,她的白马在悠闲地低头吃草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下巴突然放在秦潇的肩上,是小gay。

    放在以前,秦潇早一把推开他的脸,能把他推得一屁股坐到地上,可现在,没心情管他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小潇潇?”赵斌贴耳轻声问。

    秦潇忽然想起了什么,转过身来面向赵斌,不过这突然的抽身却险些让赵斌摔倒。

    “土司城易守难攻,要想把奢明的一万人马都消灭,自己不损失个一两万人根本不可能,你姐夫愿意下那么大血本?”

    “还一万两万,他一兵一卒都不想损失!”

    “那他拿什么打?”

    “他根本就不想打!我姐夫说,是太子爷天天在九千岁面前哭天抢地,说什么大明朝要完了,请九千岁扶大厦之将倾,最后,太子爷竟然跪在了九千岁面前,九千岁被闹得没辙了,这才催着我姐夫赶紧南下平叛。不过我姐夫昨天说了,叛军他会平,但让他损兵折将绝对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打仗哪有不死人的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他怎么想的。对了,你去京城时见过太子爷吗?”

    “太子爷可是未来的皇帝陛下一国之君,我一小民哪有那好命一睹龙颜。”

    “想见不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想!”秦潇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走吧,本官带你去见他!”

    对,差点忘了,按那个纸条上的说法,太子爷应是今天到回龙山,看来这消息不假,那送信人到底是谁呢?

    管他是谁,管他土司城还在不在,反正一家人都出来了,想那么多干嘛!活一天开开心心一天才是王道!

    秦潇二人刚到回龙山行辕,太子爷已经到了一会儿了。

    眼前一幕让秦潇觉得这个太子爷应该是个假的。

    没有旗锣开道,没有御林军护卫,更没有电视里太子爷出行前呼后拥的仪仗銮驾。只有一辆红色的双驾马车,两个年青的太监,十来个骑着马的年青护卫。

    秦潇根本没看见太子爷在哪,只远远地看见官员们里三层外三层、簇拥着一个身穿明黄束腰长袍的年青人进了督军大帐,太子爷只留给秦潇一个背影。

    杨应龙在此设下了接风宴,为太子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两百平米的大帐里摆了四溜长条桌。桌上摞满了山珍美味。整个四川四品以上官员都来了,满帐座无虚席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太子的席位设在大帐最正中位置。杨应龙则坐在他的左手边位置。

    太子爷朱由检脸上架着一副金质圆框墨镜,据他讲,南下临行前他害了眼疾,太医说见不得光,这眼镜还是九千岁送的。

    宴席开始,朱由检举起酒杯:

    “我朱由检初次入川,承蒙列位臣工厚爱,前来为我接风洗尘,今儿个,咱们不醉不归!”说罢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说完,朱由检一饮而尽,却发现官员们却无人举杯,都在望着总督大人,直到总督大人端起了酒杯,他们才跟着缓缓端起,总督大人喝完了酒,他们也跟着喝完。

    朱由检愣了一下,旋即笑道:“各位不必拘礼,咱们放开了肚皮尽情吃喝!”说着便撸起袖子抓起面前的烤乳猪,使劲扯下一条腿,塞进嘴里狼吞虎咽,“恩,这烤乳猪味道香极了!”

    官员们依然如故,直到杨应龙拿起筷子夹了一粒花生米放在嘴里嚼起来咽下去,这才纷纷拿起筷子。

    朱由检用余光瞥见这一幕,继续闷头啃他的乳猪腿。

    秦潇和赵斌换上了官服,大摇大摆走向大帐,大帐外候着王承恩等两个太监。

    大帐里传来觥筹交错的喧闹声。

    赵斌撩开帐帘儿便要往里闯,却被王承恩一把拦下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的你,急赤白脸儿就往里头闯?”

    赵斌一抖官服:“没看见本官这一身行头?正五品朝廷命官,代理石柱宣抚使,奉总督大人之命,来赴太子爷的接风宴!”

    王承恩轻蔑一笑:“据咱家所知,杨总督只命四品以上官员赴宴,您还是打哪来的回哪去吧。不然惊了太子爷的驾,小心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赵斌回头看着秦潇,急需她来解围。

    秦潇说:“人家亲姐夫请客吃饭,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都能进去胡吃海喝,你倒好,把人家小舅子给拒之门外,真没天理。”

    王承恩问赵斌:“您是杨总督的小舅子?”

    赵斌得意地说:“如假包换,我姐赵巧儿,那是跟我一个阿妈生的!”

    “早就听说杨总督的小姨太太国色天香,小的虽未见过姨太太,可今日一见赵大人之仪容,便知小姨太太定是倾国倾城啊!赵大人您请!”

    王承恩一撩帐帘儿,赵斌钻进账里。

    秦潇见状也要往里闯,这下王承恩不干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杨总督的小舅子?”

    “是,我也是小舅子。”

    王承恩打量着秦潇的九品官服,趾高气扬地说:“得了吧您嘞,总督大人的小舅子能是九品?”

    “当几品官跟是谁小舅子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关系大了,一人当官全家当官你不知道吗?总督大人的小舅子,最起码也得个正六品!就你这样的,我看你姐夫最多是个七品知县小芝麻官儿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也是朝廷命官,你个小太监竟敢羞辱我!”

    “就你还朝廷命官?实不相瞒,咱家五岁进宫,专门给太子爷端茶倒水穿衣洗脚,现在是正七品衔,比你还高两品呢。”

    “七品官端茶倒水?那我这个九品岂不是只有给太子爷端夜壶的份儿?”

    “想多了您,给太子爷端尿壶的是八品,你只配刷太子爷的马桶!”

    “公公您就放我进去吧,我从石柱用了三个时辰才赶过来,就为看一眼太子殿下的龙颜,您就行行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。”王承恩的口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公公,我求您一件事好不好?”秦潇把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塞到王承恩手里。

    “只要不进这门,什么都好说。”

    秦潇拿出一个小纸本:“公公,您帮我让太子爷在这本上签个名怎么样?最好再写几句话,随便写,越多越好!”

    王承恩以一种”你丫有病吧”的眼神扫视着秦潇:“好吧,把你官牌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秦良玉从腰间取下木制的官牌递给王承恩。“”这是大明朝的官员凭证”上面刻着“石柱司宣抚司衙门主簿秦良玉”等字样。

    “去一边等着吧,等宴会散了我求太子爷给你写。”王承恩把官牌还给秦潇。

    “要等多久啊公公?”

    “两个时辰吧,后面山岗上是太子爷的大帐,到时候你去帐外候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便等着吧,可去哪等啊?

    秦潇百无聊赖,顺着大帐旁的小路向后面山岗上走,没走多远,果然看见山岗一处小平台上有三个稍小的营帐。

    太子爷的双驾马车停在这里,太子爷带来的十几个护卫正列成两队在帐外来回巡视。

    秦潇肚子咕咕叫了两声,饿了,可一想到过一会儿就能拿到大明太子爷的亲笔签名,顿时感觉饿一顿也值了。不知这个太子日后能不能当上皇帝,要是当了皇帝就完美了,到时候我拿着他的亲笔签名回到二十一世纪,我靠(‵o′)凸,无价之宝啊!

    不远处一棵很粗的皂荚树,在离地一人高的地方歪了脖子,歪着的树脖子正好形成一个平面,可以躺人。秦潇爬上树上躺了下来,没一会儿便在不知不觉中睡觉了。

    太子护卫们本想上前把她赶走,可看她一身官服便作罢了。这里整个营地几百亩全是用木栅栏和荆棘团团围起来的,四面官兵不断巡视,门口重兵把守,外人是进不来的。

    秦潇是被一阵香味给勾醒的,她一翻身险些从树上掉下来,幸亏赵斌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赵斌手里举着一个完整的叫花鸡。

    “给你小潇潇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真不够意思,把我一个人扔下自己去吃山珍海味了!”

    秦潇一把夺过叫花鸡,恶狗扑似的撕咬着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想着你呢嘛!”赵斌从怀里掏出个椰子递给秦潇,椰子上还插着根细竹管,“慢慢吃,别噎着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爷长什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高挺瘦的,长啥样……他戴着个黑眼镜,看不见眉目,不过我感觉应该是个俊俏翩翩的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!”秦潇被鸡腿噎着了,赶忙喝了一大口椰汁送了下去,还戴眼镜?明朝就有眼镜了?

    太子爷的营帐帘子动了一下,一个戴着眼镜的脑袋从帐里探出,向秦潇这边看了一眼。秦潇并未留意。

    “平叛的事太子爷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太子爷让我姐夫立刻出兵南下剿灭叛军,不过我姐夫不愿大动干戈。他说奢明叛乱一事,归根结底是他犯错在先,他希望太子爷能够给他一点时间,他要去向奢明磕头谢罪,然后再把他的小儿子过继给奢明当儿子。如果奢明实在不愿原谅他,那他就拔剑自刎谢罪。到那时候太子再出兵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你姐夫去给人磕头谢罪?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!?”